Life is a Journey

人生就是一場旅程

人生中的有些旅程格外精彩,雖然現在無法出國,
暫且聆聽這些故事,用想像來場美好旅行。

Illustrations by Luis Mendo

真希望我在那裡…

by Sarah Andelman

2020年4月:我們原本計畫去參加紀錄片《Colette Mon Amour》的發表會,這部紀錄片記錄了Colette歇業前六個月的故事。發表會結束後,原定行程是全家一起去京都遊玩,參觀詹姆斯·特瑞爾(James Turrell)打造的光之館,札幌附近的安藤忠雄的頭大佛也是必去景點之一。

但就像2020年的很多其他事情一樣,這些行程都被取消了。

2020年9月:電影《Colette mon Amour》在東京上映, 但我們並未出席。我們在Instagram上觀看了首映會,感覺離現場十分遙遠。

我有幸去過世界各地很多景緻優美的地方,從巴塔哥尼亞到馬爾地夫,從猶他州到阿爾卑斯山巔。在我看來,巴黎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城市之一,而我每天都慶幸自己能居住於此。我在紐約上州的伍德斯托克附近也住了很長時間,那裡是能夠帶來靈感的地方。

但日本是與眾不同的,我十分想念日本的生活!!!我迫不及待地想重返東京,去澀谷、代官山或港區附近漫步。觀賞中目黑的櫻花,在Tonki餐廳吧檯上品嚐炸豬排,在Kiddyland或Itoya購物……雖然我已經去過東京好幾次,但每次去我都會感到自己是個旅人,對我而言,這正是東京的迷人之處。我在東京總能發現新奇事物,但同時又感覺像在家一樣,因為這一切未曾改變。

Sarah Andelman | 創意人、策展人

Creator, Curator

巴黎指標型時尚選物店Colette創辦人,經營二十年後於2017年閉店。此後Sarah創辦了一家名為Just An Idea的創意公司,連結了來自不同創意領域的人。

設計不容偏見

by Jong Kim

十六歲時,我確信自己已長大成人,能自由決定未來的人生方向,於是我獨自前往巴黎。

畢業後,我有幸在設計領域謀得了一份工作,在巴黎生活了十五年。二十多歲時,我一直生活在巴黎,那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歲月。簡單說來,我至今為止的半生都在巴黎度過。

住在巴黎期間,我的所學與體驗成了我的優勢,讓我在韓國能過更好的生活。在遠離故鄉的巴黎獨自居住了十五年,我倍感孤獨。因此搬離巴黎時,我覺得應該不會太想念這個地方。

海明威曾如此描述巴黎,「假如你有幸年輕時在巴黎生活過,那麼你此後一生中不論去到哪裡,她都與你同在,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盛宴。」他的評論非常精準,的確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將成為我們永遠珍藏的回憶

日常的週末,我會先去傳統市場採購生活用品,然後騎著我的復古偉士牌摩托車沿塞納河前行。巴黎是座魅力十足的城市,我為之深深著迷,它的魅力讓我忘卻孤獨。

在巴黎,最讓我深受啟發的地方是瑪黑區的狩獵自然博物館。我很喜歡動物,家中養了兩隻狗。過去,即便只是看到博物館外的標誌,也會讓我感到反感,我心想絕不會買票進去參觀。但有次我恰巧參加了一場在博物館舉辦的活動,此後就為之沉迷。狩獵一詞帶有負面意義,通常會讓人感到害怕。但博物館秉持了巴黎策展特色,以柔和、時尚且隱喻式的表現方式呈現狩獵世界。舊扶手椅上安睡著一隻被製成動物標本的狐狸,天花板上綴滿了貓頭鷹的羽毛。我曾以為狩獵用具會讓人感到害怕,但現在我卻能欣賞它們的美。

現在去巴黎,我都會去參觀博物館,與其說吸引我的是博物館,不如說是現在我能用新的觀點去欣賞曾經否定的東西,獲得了愉悅的體驗。

Jong Kim | 室內設計師

Interior Designer

Jongkim設計事務所主理人。曾任職於巴黎Patrick Jouin事務所。畢業於Ecole Camondo Paris設計學院,以全班頂尖的成績獲得碩士學位。

放鬆身心的寧靜城市

by Shingo Kunieda

因為常有國外巡迴賽行程,因此我很少幻想去遠方「旅行」。但如果要說一個我一直想再去一次的地方,那無疑是墨爾本,澳網公開賽於每年一月在那裡舉辦。不同於其他大滿貫賽事的繁忙大都會,這座城市氛圍悠閒,時光在此緩慢流動。公開賽的舉辦地點在墨爾本公園,全日賽事十分漫長,賽程中的空隙是休閒放鬆的好機會,可以去附近的河畔植物園散步。整座城市都因網球賽事而熱鬧起來。

這裡氣候溫和,無論走到哪裡,迎面而來的人都親切和善。某次受傷後,我也是在這裡從傷痛中康復。如果要搬到其他地方,這裡是我的首選。因此,我在這裡留下了很多美好回憶。參加網球賽事之餘,如果我和家人要去某地度假,我自然會選擇生活節奏較慢的地方,比如墨爾本。

Shingo Kunieda | 運動員

Athlete

截至2020年12月,國枝慎吾是全球頂尖的輪椅網球運動員,他分別於2008年北京殘奧會和2012年倫敦殘奧會奪得金牌。他面臨幾次困境,包括2016年動了右肘手術,但他徹底恢復後於2018年在澳網公開賽中奪冠。自從2009年開始,他就擔任UNIQLO的全球品牌大使。

夢幻泰國

by John Yuyi

今年,我打算從紐約搬到東京並在那裡小住一陣, 但由於新冠疫情, 我目前暫居臺灣。

我從小就很喜歡世界各地的很多城市,也曾夢想過長大後定居的城市。除著名大都會外, 還有一座城市令我印象尤為深刻。

2015年我去泰國旅行,那是我第三次去泰國。在曼谷稍作停留後,我和同行夥伴一起去了距曼谷兩小時車程的北碧府。我們在河畔的舊鐵軌上漫步,還乘坐當地的公車,車內沒裝空調,只有一台聲音很大的電扇在不停運轉。我們去參觀了景緻優美的四面佛瀑布,帶著泡沫的白色水幕傾注而下,水流清澈夢幻。我們請兩位摩托車騎士載我們穿過因下雨而變得潮濕的田地。乘上了火車,直到日暮西斜,車上都只有我們兩位乘客。整個旅程,我們欣賞到了無比動人的風光。車窗全開,窗外是廣闊無垠的自然風景。每扇窗中的景色都猶如一幅日暮時分的定格油畫,觸動人心。

我知道這麼說或許略顯誇張,但當時我覺得如果有通往天國的列車,那沿途的景致應該就是如此。

John Yuyi | 視覺藝術家

Visual Artist

出生於臺灣,以模特兒或她自己的身體為畫布,創作臨時紋身,並與全世界分享她的作品,並由此獲得了關注。她定居紐約,創作豐富,包括裝置藝術等。

未完的旅行

by Svetlana Khodchenkova

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未盡之旅。十年前,我第一次去日本,但那次是工作行程,我全程專注在工作上,對周圍的一切只是走馬看花。疫情發生後,我們幾乎無法去世界各地旅遊,而我越發想起日本,因為這個美麗的國家絕對是我未完成的旅程。

我想再去一次日本,用全身心感受它的獨特。

我理想的日本之行是在落櫻繽紛的春季,或是在楓葉轉紅的秋季。

我會在東京上野公園逛一整天,觀察不斷變化的光線,來來往往的遊客,以及在櫻花樹下野餐的家庭。

秋季來到日本,我會直接去京都參觀金閣寺,如同三島由紀夫書中所寫,我會思索如此美景應該為人接觸欣賞,亦或與人隔絕。

我會在日落時參觀皇居,昂首挺胸地漫步前行,同時目光不禁為金黃色的銀杏樹所吸引。

春季,我會前往日光市,參加在東照宮舉辦的春季例大祭,沉浸於壯麗的華嚴瀑布水霧中。 我知道未來某一天,這些行程都會實現,不是在想像中,而是真的去日本觀光遊覽。

Svetlana Khodchenkova |
演員

Actor

作為俄羅斯戲劇與電影女演員,她以電影《Bless the Woman》出道,參演過世界各地的多部影片。她最廣為人知的作品包括《Tinker Ta i l o r Soldier Spy》和《金剛狼》。2019年她製作了人生第一部電影《Another Name》。

摯愛的地方

by Futura

如果要在地球上選出一個我最喜歡的地方或地點,我一定會選日本。我第一次去日本是在1974年,當時我服役於美國海軍,駐紮在厚木市附近的空軍基地。十年後的1984年,我和其他幾十人一同重回日本,出席在東京和大阪舉辦的《WILDSTYLE》首映會。1994年,我來到了日本的另一座城市——福岡。當時的我已經很熟悉日本和當地習俗,我知道這是一個總能讓我感到極為舒適的地方。冥冥之中,每隔十年一次的日本之行似乎成為了我與這個國家悠久淵源的標記。2004年,我在福岡開設了個人零售店FUTURALABORATORIES。此後的十年間,我與很多日本朋友及合作夥伴建立了緊密聯繫,我的生活再度恢復過往的活力。2019年,我在東京THE MASS展館舉辦了「Z世代」展覽展出了STASH和我兒子TIMOTHY(@13thwitness)的作品。

Futura | 塗鴉藝術家

Graffiti Artist

作為抽象塗鴉創作先鋒,Futura是圖像藝術傳奇人物,與Jean-Michel Basquiat和Keith Haring齊名,在1980年代的藝術圈掀起了浪潮。UNIQLO與他合作的運動服飾預計要在今年春天發布。

時光暫停

by Maiko Kurogouchi

在世界陷入混亂之前,我在葡萄牙待了段時間。我搭乘飛機抵達波爾圖,沿海岸線蜿蜒前行,最後來到了西班牙邊陲小鎮塔維拉,彷彿時光暫停的寧靜之地。我很喜歡這個小鎮,因此在那裡住了整整一週,每天都悠閒自在。

早上,陽光透過大面窗戶灑入房內。起床後,我開著租來的Honda Cub摩托車在小鎮四處閒逛。每次出門,小旅館養的那條大狗都會追在我身後跑。我不禁回頭望去,看到在茂密的草地上時而露出牠飛奔時黑白相間的身影。海濱小徑旁,我從未見過的花朵成片綻放。我用筆劃下了它們盛開的姿態,內心希望能有一件印著這些花朵的洋裝。

晚上,皎潔月光從寧靜深遠的夜空中灑落,旅館經營者是位名叫Barbara的老婦人,她會為我準備好美味的晚餐。飽餐一頓後,我漫無目的地望著壁爐的焰火發呆。現在想來,這一切彷彿就像一場夢。

我知道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,我都不可能回到那裡了,因此我以這趟旅行體驗為靈感,設計了一個新系列。我將記憶中明媚的陽光和隨風搖曳的花朵融入服裝之中,每次穿上這些服裝,那些回憶就又鮮活了起來。這種時候,我很慶幸自己是個設計師。

Maiko Kurogouchi | 時尚設計師

Fashion Designer

2010年創立黑河內設計事務所。線上女裝品牌Mame Kurogouchi創辦人,品牌自2018年秋冬系列起在巴黎發表。

分享這篇文章